《序幕》卷一 章1

96
爪爪木
0.9 2018.10.24 18:01* 字数 3342

第1章

2016年4月5日,19:20

这对寻常人家来说是个再寻常不过的时间。

一家人围着桌子,吃吃饭,聊聊天,看看新闻联播,一天也就这个时间是放松的。

在海港城,也是一样。

李贺不在家,只有三岁的孩子和孩子的妈妈蒋雯。

母子两个正在看电视,门铃响了。

蒋雯打开门,门口是一个三十多岁高高瘦瘦的男子。门口灯光黑暗,蒋雯看不清来人的长相,慌张的问了一声:“你找谁?#20426;?/p>

男子问:“李医生在家么?我不太舒服。”

李贺是市医院的医生,医术高超,人又长得帅,经常有女病人借看病上门骚扰,让蒋雯不厌其烦。男的找上门还是第一次。

“李贺今天值班,你到医院找他吧。”

蒋雯说完准备关门,却眼前一黑,昏倒在地。

孩子找妈妈跑出来看,就看到蒋雯倒在地上。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危机意识是人与生俱来的本能,顿时吓得瑟瑟发抖,哭了起来。

男子一把抓起他,消失在了夜幕中。


2016年4月5日,22:05

任翊飞脱了衣服,准备上?#33756;?#35273;的时候,?#21482;?#21709;了起来。?#32842;?#19978;赫然亮起的,是李贺的名字。

李贺是任翊飞的高中同学,品学兼优,考试总是全校前五,因此任翊飞对他的印象很是深刻。在任翊飞的印象里,但凡是领域的佼佼者,总会活得很累,下意识便不想与这种人做朋友,压力太大。

再次联络是前段时间的同学聚会。听说李贺做了医生,任翊飞觉得要是有个病痛的没准儿还能靠得上这个老同学,便彼此交换了联系方式。只是没想到,自己还没找他,他倒是?#26085;?#19978;自己了。

任翊飞接起?#35828;?#35805;:“喂,李贺。”

“任翊飞。”李贺的声音就跟他惯用的手术刀一样没有温度,在电话那头响起:“上次同学聚会,好像听你说起自己是警察。”

?#29677;牛?#23545;啊!”任翊飞老实回答,“不过我只是个户籍警。”

“我想请你帮个忙。”李贺说道:“我儿子被人绑架了,对方什么口信都没有留下,我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报警。你能帮我吗?#20426;?/p>

任翊飞扯了扯嘴角,颇为无奈地想,我可以拒绝吗?

“可是我只是个户籍警……”任翊飞软绵绵地拒绝,?#21834;?#21487;能帮不上你什么……”

“我也知道贸然找你寻求帮助有些难为你,但是你是我能想到的唯一一个人。”

任翊飞多少也知道李贺的性格,特别骄傲,轻易不求人,现在对方开了口,又是儿子?#35805;?#26550;这种事儿,不帮有点儿说不过去,磨磨蹭蹭地掀开被子下床,一边套上拖鞋一边说:“你等等。”

走出卧室门,任翊飞在客厅窗户透出的昏暗月光中沿着过道走到另一扇门前,敲了敲门,?#26263;潰骸?#21733;,我能进来吗?#20426;?/p>

一个?#32479;?#32780;带有磁性的声音传出来:“进。”

任翊飞开门进去,任家的大哥——任宸羽正背对着门,坐在书桌前写着什么。任翊飞走到他旁边,低着头踢着地板,小声说道:“我有一个朋友的儿子?#35805;?#26550;了,想请你帮忙。”

任宸羽放下笔,神色一凛,问道:“怎么回事儿?#20426;?/p>

任翊飞摇了摇头,把?#21482;?#36882;给他:“我没打听,你自己问吧。”

任宸羽露出一个颇为无奈的神情来,接过电话:“你好,我是任宸羽,阿飞的哥哥。可以请你说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吗?#20426;?/p>

“你好,?#21307;?#26446;贺。”对方说道,“事情是这样的……”

任翊飞看着任宸羽的眉头一点点锁紧,然后站起来走到了窗边,便知道这件事情大概没那么简单,有些百无聊赖,偏偏自己还不能走,只能拿眼睛去瞄书桌上摊开的东西。

那上面是一沓警校学生的操行评定。

任宸羽今年32岁,当年在警校学习的时候,他是以综合成绩第一名毕业的。毕业之后立刻?#35805;?#25490;进了海港?#34892;?#35686;大队,工作期间表现优异,不到五年就升上了副队长。当时才27岁的任宸羽还有一个同为警察的女朋友,名叫楚琪,两个人在警校学习的时候就彼此爱慕,毕业了之后理所当然地谈起了恋爱。本来已经准备要结婚了,却不曾想在一次约会?#23616;?#23621;然出现了枪击?#24405;?#20219;宸羽因为路上堵?#20992;?#36867;过一劫,楚琪却死了。

任宸羽为此消沉了很长一段时间,市局为了照顾他的情绪,把他从一线撤了下来,让他去警校当教官。这一撤,就是五年。

五年来,任宸羽教出了不少的学生,他们在自己的岗位上都有着不俗的表现。可是任宸羽只要想到楚琪的死,就对重回前线这件事有一种莫名的抵触。

一个人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怎么去保护别人的安全呢?

任翊飞时常觉得任宸羽这些年过的太苦了,这种苦不是来自于物质,而是从楚琪死后到现在,任宸羽心中没有一刻放下过对自己的检讨和对楚琪的愧疚。他觉得如果那天自己准时赴约的话,也许楚琪就不会?#39304;?#34429;然杀害楚琪的那个疯子已经伏法,可任宸羽却觉得没有能保护好楚琪的自?#28023;?#20063;是害死她的人之一,他始终不愿意放过自己。

活着的人把死去的人放在心里这么多年,想想就觉得是件好累的事情啊!

操行评定停留在一个名叫唐影的警员的成绩单上,任翊飞看着附有警员一寸照片的成绩单,不由得感慨?#36710;啊?#19981;是,考试成绩不错啊!无论是笔试还是体能,放在他哥哥的严苛标准里也算上佳。

不过他哥哥的评语嘛……就一言难尽了。

性格乖戾、刚愎自用、特立独行、缺乏团?#21491;?#35782;、拒不受教。虽专业成绩优异,但性?#32714;?#22312;较大?#27605;藎?#26242;不建议推荐。

任翊飞摸着下?#20572;?#36825;个唐影,该不会就是最近这一年间,气得自家哥哥好?#22797;?#36172;气说再也不要教学生?#35828;?#20154;吧?

想想如果真的能把任宸羽从警校那个保护壳中拉出来,也算是功德无量呢!

任宸羽挂?#35828;?#35805;,神色凝重。把电话还给他的时候,意味深长地看着他,说道:“你这个朋友的案子……”

任翊飞立刻伸出手阻止他欲说出口的话:“打住!哥,?#20063;?#19981;想知?#26639;?#36825;件案子有关的任何信息!”

看他这个态度,任宸羽不知?#26639;?#27668;还是该笑:“我说阿飞,你?#27809;?#20063;是个警察,怎么说都不该撇得这么清吧?#20426;?#35821;气里却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温柔和宠爱。

任翊飞笑了起来,露出脸颊两边深深的酒坑:“那我不是?#25163;?#24179;平、逻辑欠缺、还?#31181;?#22823;叶吗?#20426;?/p>

这是任翊飞在警校就读的时候,任宸羽给他的评论。

任宸羽放下笔,总有一种自?#21644;?#20102;个坑结果埋了自己的感觉。

“有时候我真怀疑你记得这么清楚根本就是故意的。”

任翊飞笑得犯规:“我们家有你这个无所不能的大哥坐镇就够了。”

纵是任宸羽在面对学生的时候是何等严厉,可面对任翊飞的时候还是撒不出火来,也许有的人生来就有这?#30452;?#20107;,可以让每一个人都对他温柔以待。

“其?#30340;?#36825;个朋友是很谨慎的。他不是不愿意报警,只不过对方什么话都没留下。在不清楚对方来历的情况下,冒然报警不是一个好主意。”任宸羽眉头微皱,“只不过找我的意义也不大。”

任翊飞在心里默默地比了个小树杈,立刻点头道:“对对对!我也觉得还是要通过正规渠道报警比较好!”

任宸羽默默地瞥了他一眼:“你这是能推就推啊!我的意思是,在不动用过多警力的情况下,要让绑匪现身,恐怕要找另一个人。”


2016年4月7日,9:00

任宸羽走进杨楼古巷派出所,这里隶属景区,虽说地方不大,但是却比其他地区显得更加繁忙和杂?#25671;?/p>

门口停着一辆警车,后驾驶座的推拉门敞开着。任宸羽随手拉住一个匆匆向外走的警?#20445;?#38382;道:“?#22836;?#39119;在哪儿?#20426;?/p>

警员匆匆指了指院内,还没?#20154;?#20877;开口就出去钻进了警车。

紧接着便听到从里面传出一声洪亮的吼声:“?#22836;?#39119;人在哪儿!!!!”

任宸羽不禁莞尔,走进院内,正看到一个像是刚毕业一样的小警察战?#39556;?#20834;地对另一个中年男人说道:“所、所长,没找到风、风哥。”

中年男子忍不住呵斥:“给他打电话!这都几点了!?#28857;?#30528;干嘛!”

他约莫四十多岁的年龄,高约六尺二寸,块头很大。年轻的时候抓捕罪犯的时候在脸上留下了一条长长的刀疤,导致从那之后整张脸就变得有些狰狞,不熟悉他性格的人,天生就会对他产生几分惧怕。

小警察立刻说道:“是!是!”脚底抹油般跑走了。

任宸羽笑着走过去:“看来不是我一个人在找他。”

中年男子这才注意到他,脸上表情终于松动了一些,如果不是肌肉僵硬的话,可能还能从他的脸上看出一丝愉悦的惊喜来。

“阿宸。”对方说道,“你也是来找?#22836;?#39119;的?#20426;?/p>

任宸羽点?#35828;?#22836;:“师父,好久不见。”

这个中年男子,就是任宸羽刚参加工作时候的师父,闫俊雄。任宸羽听说他五年前查出有糖尿病,不?#35828;?#20219;强度太高的工作,便被调到了派出所当指导员。

闫俊雄拍了拍他的肩,说道:“好小子!来,进来说。”

任宸羽跟着他进去,在略显脏乱的破沙发上坐下,桌子上放着一个大海碗,里面有几粒剩下的米饭,看程度像是隔了夜的,烟灰?#26700;?#38754;还有抽得只剩下烟嘴的红双喜烟头。

闫俊雄倒了一杯水给他,在他面前坐下,问道:“阿宸,你找?#22836;?#39119;有什么事吗?#20426;?/p>

任宸羽没有回答,而是指了指外面,问道:“师父,他总是这样……找不到人吗?#20426;?/p>

说起这个,闫俊雄重重地叹了口气:“找他弟弟去了。”

罪?#36212;?#39539;
39.6万字 · 2.0万阅读 · 207人关注
神秘的黑暗?#23631;?#31548;罩下,凶案接连发生,斑驳罪案,隐藏着诸多不为人知的真相。以任宸羽为首警方特案组精英尽出,对抗罪恶,坚守正义,虽然救赎就有牺牲,鲜血历历在目,但光明依然可期…… 更新时间?#22909;恐?#19968;、三、五、日
Web note ad 2
东京食尸鬼unravel原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