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替鳳九出氣(劇改一)

96
十指鳳仙
2018.10.06 11:44* 字數 1750

看到鳳九爹親自向帝君求娶自己女兒無果,鳳九可憐巴巴躲在石柱子后面望著爹爹和帝君,怕被帝君再次拒絕,怕爹爹責罵。

白奕上神走后,帝君叫鳳九出來,叫她不要再胡鬧了,鳳九不相信帝君對她沒感覺,上去吻他,結果帝君還是無動于衷,鳳九掉淚說帝君你為何如此狠心,帝君為表明決絕態度,說出你爹過來求我娶你都被我拒絕了,鳳九聽完頓時覺得自作多情給爹爹給青丘丟臉,絕望離開,跑去昆侖虛找姑姑去了。

白淺和白真看到失魂落魄的鳳九,心疼不已,鳳九看見姑姑立馬抱住她哭訴,白淺不斷安慰,正好墨淵和折顏出來瞧見這一幕,鳳九發現二人原來在背后偷聽,直言老鳳凰不識趣怎能偷聽女孩子家講話,再看墨淵一眼沒反應過來傻乎乎拋出一句你終于醒了,白淺立馬提醒鳳九說話注意,鳳九方知自己說話不懂得敬重,立馬解釋自己是因為習慣墨淵躺炎華中七萬年,突然見到活的...墨淵瞪大眼睛,頓時被眼前的小丫頭可愛到了,心想和小時候的小十七一樣,于是開口說了句無妨。折顏見鳳九這樣,問要不要和他們一起喝酒,鳳九說好啊,借酒消愁!

宴桌上,鳳九拼命喝酒,叫老鳳凰跟她講講帝君的過去,折顏打擊她看上誰不好看上這么個不近女色的的曾經了不起的天地共主,鳳九煩透這個又是不近女色的回答,他還是不是男人...

上座的墨淵看著鳳九如此,想到自己也是和帝君一樣,為了四海八荒,無緣情感,他覺得這丫頭不錯,便開口問了鳳九一句是否愿意留昆侖虛學藝。在座的人都被震驚了,白淺尷尬問師傅怎么回事,折顏立馬會意替墨淵說了句,墨淵好心替鳳九斷了那愛不得的東華帝君,鳳九迷迷糊糊地回了句好啊,我就留在昆侖虛,再不去那屢次讓我受傷的九重天...

次日白淺為了看凡間夜華偷偷溜走了,鳳九因昨晚喝醉酒,在洞中睡到中午還沒醒,沒想到墨淵過來,看昏睡的鳳九,想起曾經他的小十七為離境背叛她的事大醉幾天幾夜,心想既然無力挽回已經心有所屬的十七,是自己不夠直接拖拖拉拉失去了,該率性一回,不讓悲劇重演,望著鳳九,會心一笑,走出洞外。

折顏問墨淵要閉關幾日好準備藥量,不想墨淵說不閉關了,藥你適量準備即可。折顏問為何,該不會是為了...墨淵不避諱,直言不錯,要帶鳳九去后山親自教她。折顏覺得一切太突然,墨淵似乎變了。墨淵感受到折顏質疑的樣子回說你是不是覺得我變了,我是得變,以前我就是墨守成規,失去了,當初你送我一只狐貍,我魂飛魄散你又親自送去九重天,我想這只小狐貍,你不會阻攔了吧。

折顏聽懂墨淵的意思,笑了笑,若你能和鳳九好,也是好姻緣,我同樣祝賀,只是有人歡喜有人憂啊。

沒隔幾日,昆侖虛的人都傳的沸沸揚揚,連外頭的人都說墨淵身旁有個嬌滴滴的小娘子。這話傳到司命耳朵里,司命簡直不敢相信,神情恍惚,好不容易小殿下和帝君剛斷,怎的又跑出個墨淵。

司命面無表情心有煩事的樣子被帝君瞧見了,問司命有何事,司命剛開始說沒什么事,接著也覺得要對付墨淵只得用帝君了。于是就一五一十低告訴帝君自己的所聞。帝君聽完也不相信,問司命是不是在騙他,墨淵應該屬意司音才對,司命借題發揮,問帝君要不要親自去趟昆侖虛問清楚。

帝君沉著臉,都沒說話,司命趕緊識趣說自己沒有事先告退。她昨日還跑來纏我,今日就改纏墨淵了?不可能。但是我推開她,遲早有一天有個人接住她,墨淵中意她?不可能...

隔兩日,傳來司命,問昆侖虛的事是真事嗎,司命鄭重說是真事,小仙已問昆侖虛弟子了。

這日,墨淵見帝君來昆侖虛,請去殿內喝茶,墨淵問帝君來此何事,帝君直言聽說墨淵你要娶青丘白鳳九。

墨淵一下明了帝君此番之意,毫不客氣回說沒錯,白奕上神四海八荒招拜貼,我已決定過些時日去找白奕。

帝君眉頭一緊也不客氣說你不是屬意白淺上神。

墨淵嘆氣說以前是,不過你和折顏把她送給我的同胞弟弟,已是弟妻我還有什么資格屬意,難道鳳九你們也不愿意?不要忘了你和折顏欠我一只狐貍。

帝君說白淺夜華的事他們也很抱歉,但是你和鳳九不行。

墨淵笑說有何不行,她未嫁我未娶,這么可愛的狐貍你不想要,我就替你稀罕她了。

帝君已經滿臉不悅說我不是不想要,是我不能要,你也同樣要不得,三生石上你們也沒緣分。

墨淵神情淡定說只要她未嫁,我們就有一切可能,經歷過七萬年我明白了一個道理,緣分是要追來的,我不想再背負四海八荒,這個天下有你和夜華就夠了,我只求余生能幸福過。

帝君氣的窩火,離開時丟下一句話我要不得,別人也休想要,再次情傷回到太晨宮重重吐了口血...

Web note ad 1
东京食尸鬼unravel原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