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继母是泼妇

96
鱼翘
1.0 2018.09.16 21:21 字数 5154

1.

阮双从记事起就知道自己没妈,她七岁那年刘荷花嫁给她爸,她心里是很不乐意的。

刘荷花结过一次婚,婚后三年肚子都没?#20174;Γ?#21435;医院检查后说是她的问题,她的婆婆和丈夫将她赶出来了。

媒婆上门,阮双爸看刘荷花模样儿标致,又觉得她不能生也挺好,这样就不会因为自己?#37027;?#29983;孩子苛待阮双。

就这样,刘荷花成了阮双的继母。

刘荷花手脚麻利,做事风风火火。她把家里打理得整整有条,每天变着法子做好吃的,还别出心裁地把旧衣服的花边拆下来,给阮双缝出精巧的发带。

从她来了后,阮双才发现原来自己以前过得那样糙。

但是阮双还是不?#19981;?#21016;荷花。

阮双听奶奶说过,她亲妈邓玲是一个说话细声细气、温柔和顺的女人。可刘荷花这人,傍晚站在巷头扯着嗓子喊她回家吃饭,她站在巷尾都能听得见,那声音在巷子里打个转儿,还能有颤抖的回音。

阮双像她亲妈,说话声音又轻又小,也不?#19981;?#36319;人争执,刘荷花这股泼辣劲儿让她觉得难以接受。

她不肯叫她妈,只叫她姨。

2.

天有不测风云,两年后阮双爸得了一场重病,将家底都掏空了还是没能把命捞回来,家里就剩下刘荷花和阮双两人。

阮双偷听过不少媒婆登门要给刘荷花说媒,因为她模样儿确实好,又是个勤劳能干的。

没想到刘荷花通通回绝了,她回娘?#21307;?#20102;些钱,在集市租了一个档口卖猪肉。

漂亮的女人总是容易被?#35828;?#35760;,漂亮又没男人护着的女人就更招?#25628;邸?#21016;荷花没少被集市那些男?#35828;?#25103;,但谁也不敢上手,都是过过嘴瘾。

因为有一次村头的二狗子摸了一把刘荷花的屁股,被刘荷花挥着斩骨刀追了好几里地。

刘荷花追上他把他揍一顿,又冲去他家里噼里啪啦一阵?#20197;遙?#25226;他家的家当砸个稀巴烂才收手。

经了这一次,刘荷花出名了,成了十里八乡排得上号的泼妇。

村里的男人都不?#20197;?#24825;她,村里的女人也都拧着自家男人的耳朵告诫他们,别肉没吃上还惹一身骚。

刘荷花还往院子里养了两条大狼狗,跟阮双说:“?#27597;?#27809;眼色的龟孙子敢没经我同意进来,你就放狗咬他,出?#35009;?#20107;我来负责。”

有一次阮双放学回家,刘荷花发现她的额头肿起一个大包,得知是学校那个小霸王用石头砸的,她顿时像一辆架上蒸汽锅的火车头,一路轰轰烈烈地开进了校园。

刘荷花像拎一只鸡崽那样将小霸王拎起来,朝着他吼道:“听说是你欺负阮双,小王八羔子,谁给你的胆子?信不信老娘把你剁了蒸肉饼?”

小霸王被她的凶神恶煞吓得尿湿了裤子,哭得像死?#35828;?#23064;一样。

过后小霸王的父母闹上门来,刘荷花往地上一滚,边哭边骂老天不开眼,都上赶着来欺负她们孤儿寡母。

?#35009;?#38590;听她骂?#35009;矗?#19987;门戳人脊梁骨,接连骂了半个小时都不歇气儿,词都不带重复的。

刘荷花虽然泼,但因着她热心仗义,在村里人缘挺不错,村民们都帮着她指责那家人,甚至还有人报了警。

那家人被骂?#27809;?#28316;溜地走了。

从此阮双也出名了,在学校里再也没人敢欺负她。

阮双心里是觉得羞耻的,为刘荷花的继母身份,也为她的泼妇名头。

她不再让刘荷花去学校找她。

3.

阮双就这么跟着刘荷花长到十七岁,高考落榜后刘荷花让她去复读,她不愿意,因为她?#37027;?#22920;邓玲来找她了。

邓玲长虽然远远不如刘荷花,但她说话时那种温和淡然的神态,能甩刘荷花十八条街。

阮双只看了一眼,就?#19981;?#19978;了自己亲妈,她觉得这才是一个女人应该有的样子。

邓玲对她说,当年她和前夫离婚后,跟她父?#23376;?#20102;一段短暂的姻缘,但家里不同意,两人被逼分手。

阮双爸不愿意让她带走女儿,她父母也觉得她带着一个孩子不好嫁人,她只好将阮双留在阮家村。后来她也偷偷跑回来看过阮双几次,但不敢打扰她。

阮双听到这话,眼泪立即就掉了下来。

邓玲的眼圈也红了,怜惜地说:“这些年是我对不起你,我听?#30340;?#19981;打算读书了,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在农村里都会相看了,我越想越担心,你有一个名声那样臭的继母,能相看到?#35009;?#22909;主?”

这话说到了阮双的心坎里。刘荷花威名远扬,甭管是谁对她有点意思,想到她这个继母都得把那点子心思缩回肚脐眼里去。

阮双就这样跟着邓玲走了,她知道刘荷花会伤心会难过,也知道自己这事做得不地道,可她顾不得那么多。

4.

邓玲家在县城,阮双的同母异父哥哥对她的态度不冷不热,倒是嫂子对她很?#24825;椋?#36825;让她忐忑的一颗心放了下来。

嫂子对阮双很好,趁着周末带着阮双去逛商场,给她买了几套新衣服和两双新鞋子,还介绍了自己的朋友给她。

县城的夜,灯火都?#25200;?#26449;的好看。

阮双看到县城的?#34987;?#22905;骨子里那种渴望?#26469;?#27442;动,为自己出身农村觉得自卑,又对这县城无比向往。

这一天,邓玲有事要回一?#22235;?#23478;,阮双跟着嫂子去娱乐城唱K。

进入娱乐城,她感觉自己的眼睛都不够看了,那些刨冰、奶茶、水果酒,通通都让她觉得惊奇。

嫂子介绍了不少朋友给她。这一晚,她喝了不少酒,玩得很开心。

第二天她醒来时,感觉头?#20174;?#35010;,身体也像是被一辆大卡?#30340;?#36807;似的,又酸又痛。

她睁开眼睛时,突然感觉身旁有人,转头一看,一个男人躺在她身旁,两人都一丝不挂。

阮双脑里炸起了惊雷,整个人都傻了。

邓玲被紧急叫回来,从她进屋后就一直绷着脸,?#25104;?#40657;如锅底。

阮双呆呆地坐在沙发上,垂着头不说话。

阮双嫂子的旁边站着跟阮双睡觉的男人,她的表弟黄凯。

嫂子说,昨夜是黄凯送她和阮双回来的,几个人?#24049;?#39640;了,她也没想到黄凯竟然会做出这种事。

邓玲上前就抽了儿媳一耳光,气?#27809;?#36523;发抖,却说不出话来。

阮双嫂子哭着说:“妈,你打我我也认了,这事是黄凯的错,可事情都发生了,你打死我们也没用啊!”

邓玲似乎被抽干了力气一样跌坐在沙发上。

阮双嫂子跪着爬到邓玲脚边说:“妈,黄凯虽然腿脚不灵便,但他条件不差,又有城里户口,你看……”

邓玲啐了她一口。

黄凯也说,他之前一看阮双就?#19981;?#19978;了,昨晚酒精上头才做下了糊涂事,如果阮双愿意跟他,他会光明正大地娶她。

邓玲拉着阮双进入房间,问她是?#35009;?#24819;法。

阮双不知道自己该说?#35009;矗?#22905;心里又慌又怕,到现在都还不敢相信这事。

邓玲红了眼,抬手摸摸她的头,说:“妈知道你心里难受,可你现在没了清白,以后还能怎么嫁人?如果他诚心,倒也可以考虑,你自己决定吧。”

5.

阮双还是嫁给了黄凯,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出于?#35009;?#24515;理,没有通知刘荷花。

婚后阮双才发现自己掉进了火坑里,黄凯人前看着温文尔雅,背地里却暴戾狂躁,一不顺心就打她出气。

他根本就没那方面的能力,却特别?#19981;?#22312;夜里折磨她,又咬又掐。阮双哭喊求?#27169;?#21741;得越大声他?#21483;?#22859;。

阮双只恨自己太?#25285;?#24403;初竟然以为他真把自己睡了。她向嫂子求助,嫂子冷漠地说,男人就是女人的天,男人做啥女人都得受着。

黄凯身材瘦小,又瘸了一条腿,没有工作。他母?#33258;?#21439;政府任职,他花着他母亲?#37027;?#25972;天?#38382;?#22909;?#23567;?/p>

他把阮双看得很紧,把她锁在家里做家务,从不让她单独出门。他打牌输了,回家就打阮双撒气。

阮双就在这样的水深火热里苦苦捱着日子。过了半年,中秋节那天,黄凯难得?#37027;?#22909;,带她出去逛街看花灯。

阮双就是在五彩?#22836;?#30340;花灯中看到刘荷花的,她的鬓边竟然有了几丝白发。

阮双贪婪地看着刘荷花,觉得过去的生活似乎是一场梦。她心想,如果她没有离开刘荷花,肯定没有人敢欺负她的吧。

阮双小心翼翼地讨好着黄凯,也许是看她还算老实,也许是觉得这么长时间了她也不会跑了,黄凯终于让她独自出门买菜。

阮双出门后,直奔中秋夜遇到刘荷花的地方。

不知道是不是老天可怜她,还真让她遇上了刘荷花。

刘荷花看到她憔悴的脸和失神的眼,不敢相信这是她,完全没有过去的水灵鲜嫩,就像傍晚菜市场卖剩的黄花菜。

刘荷花死死搂着她,口中又哭?#33268;睿骸?#20320;个瓜娃子,你跟你短命鬼父亲一样没良心!”

原来她走后,刘荷花想着邓玲十几年没来找过她,怎么突然就那么好心来认女儿?

刘荷花越想越不放心,又看她一点儿消息都不往家里送,又急又气,只好动身出来找她。

听了她的遭遇,刘荷花牙齿咬得咯咯响。

两人抱头痛哭一场后,阮双怕出来久了黄凯会发脾气,赶紧跟她告别。

刘荷花握着阮双的手,眼神凌厉地说,等我,那些欺负你的人,我不会让他们好过的。

阮双只当刘荷花是?#21442;?#22905;,毕竟她婆婆在县城是个人物,她们根本斗不过她。

6.

这天阮双出去买菜,她刚回到自家楼下,就看到黄凯等在那里。

黄凯冷冷地问她怎么去了那么久。

阮双还没说话,刘荷花不知道从哪里蹿了出来,她像饿狼?#25628;?#19968;样扑向了黄凯,两手左右开弓,接连扇了黄凯四五个耳光。

瘦小又瘸了一条腿的黄凯,哪里是刘荷花这种市井女人的对手?

刘荷花拽着黄凯的头发又踢又打,口?#26032;?#36947;:“老娘的闺女也是你能打的?她长这么大我都没动过她一根手指头,你竟敢这样虐待她,你也不打听打听我刘荷花是谁?”

附近的人听到动静都围了过来,可都被刘荷花连打带骂的气势吓着了,竟没人上前拉她。

刘荷花边打边骂,将黄凯做的缺德事,连带着他无能还变态都抖了出来,人越多她说得越来劲。

黄凯在他妈的照应下被人捧了半辈子,何曾被人这样羞辱过?他怒声骂道:“你竟敢打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刘荷花照着他肚子就是一脚,冷笑道:“我管你是谁?老娘舍得一身?#26657;实?#37117;能拉下马。你算个球!”

黄凯母亲闻讯赶来时,刘荷花已经拽着阮双溜之大吉。她丝毫不耽搁,拖着阮双坐车去市里。

在县里没人敢治黄凯,她就不信在市里黄凯还能横着走!

刘荷花报警称阮双被人强暴、非法囚禁、虐待。不过半天时间,她们又坐着警车跟警察回到县城,这一次黄凯和他母亲都被警察带走。

直到黄凯被拘留,黄凯母亲被暂停职务审查,阮双都还没回过神来。

刘荷花看着她的呆样,戳着她的脑门恨铁不成钢地说:“你就是个傻的!要是我没来,你就打算让他糟践一辈子?你老师没有教过你,遇到坏人找警察?”

阮双突然惊觉,刘荷花不?#25285;?#36824;相当鸡贼。她?#27809;?#20975;母亲不在时摸上门来,不但将黄凯揍了一顿,当众撕掉了他伪善的面具,还让他母亲丢工作进警察局。

7.

这天刘荷花拉着阮双去找邓玲,她直接将邓玲从家里拖到小区门口,一脚就踹在邓玲腿弯上,逼得她跪倒在地。

刘荷花脱下脚上满是泥巴的鞋子,一手钳制着邓玲,一手握着鞋子,噼里啪啦抽在邓玲的脸上。每一下都是扎扎实实地抽,那声音阮双听着都觉得灵魂在颤抖。

刘荷花一边抽一边扯着大嗓门骂:“你个黑心烂肠的破烂玩意儿,为了你儿子?#37027;巴?#23601;把亲生女儿给卖了。既然你不要脸,老娘今天就抽烂你的脸!”

阮双这才知道当初邓玲去找她就是别有所图,黄凯让她帮忙找一个漂亮温顺的姑娘给他玩,事成后会让自己妈将她的儿子?#25165;?#36827;事业单位。

而且,当年邓玲也不是因为家里不同意才跟阮双爸分手的,而是她受不了阮双爸穷,阮双还没满月她就将家里?#37027;?#37117;卷走跑了。

在整件事?#26657;?#22905;才是始作俑者,阮双嫂子只是帮凶。可恨的是她做了恶人,偏还要装出一副慈母的模样。

黄凯在警察局供出?#35828;?#29618;,但因为邓玲狡猾,她自始至终都没有逼过阮双跟黄凯走,她在阮双面前说的都是尊重她自己的选择。

但她软?#24067;?#26045;、连哄带吓,也怪阮双自己贪恋县城的生活,加上阮双还是一个未成年的姑娘,出了这事早已六神无主,婚后又被黄凯打怕了,不就顺?#35828;?#29618;的意。

邓玲躲过了法律的制裁,刘荷花咽不下这口气,这才将她拖出来抽一顿。

刘荷花一边抽邓玲一边大声吆喝,让大家都来看看邓玲的心有多黑。

她那调子一咏三叹,抑扬顿挫,吸引得附近的人都围过来看热闹。

邓玲只恨不得能有一条地缝能钻进去。小城就这么大,刘荷花这么一闹,以后她一家子还怎么做人?

黄凯被?#34892;?#21518;,刘荷花带着阮双搬了家,搬到另一个县城,让她复读考大学。

这次,阮双听话地回到了学校。

7.

几年后,阮双大学毕?#25285;?#25214;了?#20449;?#21451;。

她结婚前夜,听到刘荷花在客厅里哭。

刘荷花对着阮双爸的牌位说:“短命鬼,我把你女儿拉扯大了,你在下面就放心吧,别再?#27425;?#26790;里找我了。”

看到阮双出来,刘荷花抹了一把眼泪,说:“我知道你瞧不上我,说实话我也瞧不上你,你要是有我刘荷花的一半厉害,谁能欺负得了你?”

“?#27597;?#22899;人愿意当泼妇,只?#24515;?#20154;不中?#27809;?#32773;没男人的女人才泼。没男人护着,不泼能怎么办?不得被人欺负死!”

阮双咬着唇,拽住她的胳膊不敢松手,怕自己一松手她就走了。

刘荷花说:“你爸走之前求我照应你,现在我的任务完成了,从今以后咱们各走各的路,我不惦记你,你也别惦记我。”

阮双终于忍不住哭了,她拉着她的手按在自己的肚子上:“你别走,你当外婆了,你不要走。”

刘荷花的手一抖:?#24052;?#23110;?”

“是呀,妈。我有孩子了,你就是娃?#37027;?#22806;婆,除了你,谁也没这个资格,所以你不能走。”

这一声妈叫出来后,阮双觉得心里一松,如释重负。

原来,有的话闷在心里太久,要说出口也不是那么难。

刘荷花的眼里浮起泪花,喃喃道:“我当外婆了。”

不过几秒钟,又传来刘荷花的怒吼声:“李小虎这个王?#35828;埃?#26126;天才结婚,他竟然提前把你肚子搞大了?!”

阮双眼中含泪、嘴角含笑地看着暴走的刘荷花。

这个继母还是那么泼,可她觉得她?#28909;?#20309;女人都更有魅力。

有的人,她柔软的心藏在?#24756;?#30340;刺下,不小心翼翼地拨开,根本发现不了。

可是人啊,总是习惯性以自己的想法来揣测别人,总是带着有色眼镜看人,所以错过了很多美好。

幸好,她回来了,她?#19981;?#22312;。


?#35745;?#26469;自网络


END

大家好,我是鱼翘,如果你?#19981;?#25105;的故事,可以关注我的公众号——鱼翘

本文首发于公众号——主编讲故事

故事
Web note ad 1
东京食尸鬼unravel原唱